關注愛爾蘭投資移民聆聽愛爾蘭故事:宛若璀璨玉帶的香農河仍如55年前一樣,在愛爾蘭中西部緩緩流淌,匯入大西洋,但是河畔那個曾帶領舉世聞名的香農自由貿易區走過風風雨雨、探索出大量商業創新之舉的香農開發公司卻在2014年到來之際被歸入故紙堆,成為一個歷史名詞。

對香農當地人尼爾·馬隆尼(Niall Maloney)來說,這并不是一個悲傷的故事結尾,他的祖祖輩輩都生活在這里,爺爺、父親、七大姑八大姨都曾為香農機場開發區工作,如今作為香農機場運營和服務總管,他對于香農的新未來充滿期待。

在政府主導的重大重組之后,香農開發公司的大部分資產將被并入以香農機場管理局為主體新成立的香農集團,后者的使命是將該地區發展為國際航空服務中心,建立一個世界級的產業集群,幫助創造愛爾蘭所需增長和就業,帶動中西部地區發展。

香農開發公司前CEO、香農商會會長湯普斯通(Kevin Thompstone)盡管為香農開發公司的消失而唏噓,但讓他感到振奮的是,現在香農的重點又回到了增長——就像故事在1960年開始時那樣。

第一次再生

今天的香農城和香農自由貿易區所在位置,當年只是個香農河口北岸的小小村莊。1930年的一天,一位美國飛行員的到來,徹底改變了這個偏僻小村的命運。

據馬隆尼介紹,在噴氣式飛機問世前,較長航程如美歐之間班機都需要通過地面燃料補給才可續航,當時愛爾蘭政府邀請這位著名飛行員在愛爾蘭西部選擇一處建設機場,后者認定地處避風河口灣的香農是個修建機場的好地方,這里又恰恰處在北美和歐洲大陸的中軸線上。

1942年香農機場建成后,來往于北美和歐洲航線的飛機均可在此補充燃料,香農的航空服務業得到迅速發展,成為重要的航空中轉港和航空公司運營基地。1947年,香農機場又創舉性地在機場賣煙酒的小小柜臺實施免稅,這里誕生了當年全球第一家機場免稅商店。

但是好景不長,隨著飛機制造技術提高,續航能力大增,跨大西洋航線上的班機不再需要在香農機場停機加油,風光一度的香農機場成了明日黃花,依靠機場帶動的當地經濟發展也陷入困境。

這個備受冷落的機場到底是該關閉、還是轉型?1959年,愛爾蘭政府決定成立香農開發公司,通過吸引外資,以開發挽救機場和周邊地區。1960年,香農開發公司在緊鄰香農機場的地方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個以出口加工業為主的自由貿易區,以其免稅優惠和低成本優勢,吸引外國特別是美國企業的投資。

時至今日,美國仍是愛爾蘭最大的外來投資者,美國企業僅去年在這個只有不到500萬人口歐洲島國的投資就相當于對整個亞洲發展中地區包括在中國的投資總和。拋開稅收優惠等招商政策的吸引力,在愛爾蘭投資發展署(IDA)公共傳播主任Emmet Oliver看來,愛爾蘭與美國之間的歷史淵源與血脈聯系,才是最重要根源之一。

這就不能不提到十九世紀中期在愛爾蘭發生的“土豆大饑荒”,當時有200萬愛爾蘭人流落他鄉,其中一半以上去了美國,剩下的則在歐洲、澳洲等地開枝散葉。如今,世界各地愛爾蘭裔人口有8000萬,其中美國就有4100萬,遠遠超過愛爾蘭本國人口。愛爾蘭與美國的天然聯系以及作為歐元區國家背靠歐盟大市場的地位,使很多美國公司愿意優先考慮來此投資。有統計數據顯示,香農自由貿易區的外國投資94%來自歐美,其中美國投資就占57%。

作為世界上第一個免稅工業區,香農自貿區成功吸引了大批外資企業,將一個因技術發展失去了提供中轉加油服務業務的偏僻小機場成功轉型為繁榮的工業區。香農自由貿易開發區也成為各個國家競相效法的榜樣,如今全球有100多個國家在經營3000多個各類自貿區,其中絕大多數經營模式仍能看到香農的影子。

習近平2013年初訪問愛爾蘭時,還專程到訪香農,他稱贊香農自貿區作為世界上最早、最成功的經濟開發區之一,不但為愛爾蘭經濟發展作出重要貢獻,也為世界上不少國家的開放型經濟發展提供了有益借鑒,中國建設深圳經濟特區、上海浦東新區、天津濱海新區等就借鑒了不少香農開發區的經驗。

引資秘籍

為吸引外來企業投資,香農自貿區推出的激勵制度包括:低企業稅率;允許來自非歐盟國家的商品延遲繳稅,直至離港前往另一個非歐盟國家;公司可免稅從非歐盟國家進口貨物加工并再出口到非歐盟國家;對進口歐盟國家的商品免稅;自貿區內增值稅為零;對有意在自貿區內成立實體的合格公司及已在自貿區內經營的公司給予資助、研發稅收抵免和出售股權資本利得稅豁免等優惠。

如果說,當年香農自貿區主要是靠著免稅、低稅政策吸引到大量外資,隨著愛爾蘭政府將公司稅率統一調整為12.5%,香農的稅收優勢早已不再,這些年卻仍能保持對外來投資的長期吸引力,究竟有何秘密?

“高學歷、靈活的勞動力加上出色的親商環境,已經使香農成為一個持續有吸引力的投資地,現有產業基地的實力又不斷吸引新的公司來到該地區投資?!盜DA中西部地區經理Conor Agnew說。

值得一提的是,香農開發公司曾根據愛爾蘭政府不同時期的戰略規劃和時局變遷,成功地調整園區發展戰略,推動園區產業結構轉型,這一切讓香農開發區取得了持續的成就。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該公司應政府要求重點推動科技型工業,隨著利默里克大學和利默里克工學院相繼成立,該區域逐步探索出科研與實業相結合的良好傳統,為開發區企業提供高素質的專業勞動力。1984年,香農開發公司在利默里克市成立香農國家科技園,促進當地工業從勞動密集型向技術密集型轉變。

20世紀90年代以后,隨著高新技術產業的發展,香農開發公司在政府的引導下逐步轉向發展服務業和知識經濟型產業為主,并建立了凱里和提珀雷里兩個技術園以及恩尼斯信息時代園和博爾技術中心。

但是,隨著外國公司將生產轉移到成本更低廉的東歐和亞洲國家,以及別國紛紛加大科技和創新投資力度、發展知識型經濟,香農開發區的前景也面臨巨大挑戰。

在此背景下,愛爾蘭政府自2006年1月1日起將香農開發區的對外招商引資工作由愛爾蘭投資發展署(IDA)負責,本土企業的扶持工作由愛爾蘭企業局(Enterprise Ireland)負責,香農開發區本身的經營管理仍由香農開發公司具體負責實施。

雖然英特爾、通用電氣、艾默生、EMC、強生等大牌國際企業仍在香農的新老商業園區深深扎根,但無法阻止香農自貿區的整體經濟規模因為新增投資乏力而下滑。

目前,香農自貿區擁有百余家企業,雇傭超過7000名員工,年產值超過6億歐元,年銷售額30億歐元,其中90%出口。

最近數年,香農開發公司的重要舉措是利用當地的文化遺產和自然風光優勢,大力發展旅游產業,旗下香農遺產公司擁有本拉提城堡中世紀晚宴及民俗公園等深受歡迎的旅游項目。這些旅游產品盡管豐富了香農地區經濟多樣性,給當地帶來1500萬歐元的年度直接經濟回報,卻也凸顯了香農開發公司在促進投資方面難再有大作為的尷尬境地。

香農“新生”

2012年5月,政府決定重組香農開發區的國有運營機構,目標是打造一個世界級的航空業聚集區。當年12月,香農機場從都柏林機場管理局(DAA)分離出來,開始獨立運營;2013年上半年,對香農開發公司進行重組,保留主要的物業資產并改名為香農商業企業有限公司,合并入香農集團作為下屬企業,同時向地方當局機構剝離其它運營管理業務。

香農機場期望重拾昔日輝煌,成為連接歐美之間的重要支線機場,盡管該機場2012年旅客吞吐量只有140萬人次,但預計在5年內有望提高到250萬人次。隨著愛爾蘭政府于2014年4月廢除車船稅,預計從英國前往美國的乘客將更多選擇通過香農機場前往。以一個四口之家為例,如果從英國直飛美國,將支付248英鎊的航空稅,但如果飛經香農前往,只需繳稅52英鎊。

不過,要想成為一個有前途的世界級航空樞紐,香農集團也要投錢建設大型機場工程才行,保守估計這至少需要1億歐元投資。

加入香農集團宏偉發展計劃的還有港口管理公司香農福因斯港口公司(SFPC),愛爾蘭政府期望借此集結香農當地航空業和海運業優勢,打造連接歐洲最西端和美國最東端的??樟几?。

SFPC的CEO Pat Keating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該港口海域水深達30米,適合大型船只停泊,歐洲能達到這個條件的港口寥寥可數,按照長遠規劃,他們希望將該港建為航運業區域分轉中心,吸引亞洲大型船只到此停泊,再分流至歐洲其它小港;隨著北極航線開放,亞洲到歐洲的大型船只也無需繞地道中海,可通過該港縮短船期。

有關深水港項目剛剛通過初期可行性審批,預計需要4億歐元投建。Pat Keating稱,非常歡迎中國投資者前往合作。

作為整個國際航空服務中心計劃,香農集團還將重點在復合材料、組裝完工、航線網絡、貨物、租賃、飛行員和技術培訓等領域積極尋求新增業務。

目前香農集團只待立法完成即正式啟動。在Kevin Thompstone看來,香農仍有非常堅實的產業基礎,并且是在愛爾蘭除首都都柏林之外北美公司投資最密集的區域。

“香農的未來取決于建立哪些新增的產業類型及商業活動水平,”他說,“香農會有一個偉大的故事,我們需要做的,就是不斷提醒國際投資界——香農是開放的并且準備就緒,能提供投資于不同行業的有形回報?!?


投資有風險,以上信息供參考。

分享:
更多愛爾蘭移民信息
移民愛爾蘭
移民評估
移民評估 資料索取 官方微信
二維碼
?
大棚好干吗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