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投資移民聆聽希臘故事:1906年,亞里士多德·蘇格拉底·奧納西斯出生于土耳其西部的伊茲密爾。父母之所以用兩個偉大古希臘哲學家的名字,是希望他長大后也能出人頭地,聞名于世。

 

 

亞里士多德·蘇格拉底·奧納西斯

少年時,奧納西斯的生活是無憂無慮的,因為父母的煙草買賣是順利的,為了培養孩子,父親每次談生意還帶著小奧納西斯,讓他長長見識。但好景不長,1922年,土耳其人占領了伊茲密爾,奧納西斯一家人還被投入監獄,盡管在付出了巨額保釋金后一家人才出獄,但伊茲密爾已經不能再呆了。同年9月份,全家人來到了希臘,尋求一個希望!

可是,當時有成千上萬的難民聚集在愛琴海邊,港口附近,奧納西斯又靠什么來生活呢?幸運的是,他在一艘駛往阿根廷的破船上找到了一份低廉的工作。到達了阿根廷之后,在當地的希臘僑民幫助之下,奧納西斯在一家電話公司做電焊工,為生活所迫,奧納西斯一天工作16個小時,但是這樣艱苦的環境,并沒有消蝕他的勇氣和希望,終有一天,他會成功的!一次偶然的機會,奧納西斯發現,在阿根廷,煙草比較走俏,但卻只有本地以及南美洲的煙草,由于味道強烈,很多人都不十分喜歡,而溫和的希臘煙草卻沒有人賣,這就是商機!看準這個機會,奧納西斯毅然辭職,把自己辛苦積累的錢投資在煙草上面。

從煙草業起家

在選擇投資行業的過程中,也許是家庭環境和遺傳因子起了作用,奧納西斯選擇了煙草業。當時,南美的煙草業被幾個財大氣粗的大老板所控制,要想打進這個市場比較困難,但奧納西斯卻通過自己吸煙時對幾種煙草的比較中找到了突破口。他發現南美洲和阿根廷的煙草味道都很烈,不像希臘煙草那樣柔和。奧納西斯和許多希臘人都吸不慣當地的香煙,往往托人從希臘買煙來抽。目光敏銳的奧納西斯就是從這里看到了成功的希望,把經營范圍定位在專賣希臘香煙上。由于資金少,奧納西斯只能在家里搞一個手工卷煙的作坊,購買希臘煙葉自己生產卷煙。由于適銷對路,顧客趨之若鶩。一開始是希臘人相互轉告:不必再托人到希臘買煙。后來不少當地人也覺得柔和的希臘煙葉比濃烈的煙草味道更好,于是抽希臘煙竟然在阿根廷成為一種時髦。奧納西斯抓住商機,立即借錢買來一臺卷煙機,批量生產希臘香煙,不到兩年,他就賺了將近100萬比索。

雖然利潤豐厚,然而在煙草商家庭長大的奧納西斯懂得,靠私人小作坊是不可能真正賺大錢的,只有從事煙草貿易和煙草運輸才能真正發家致富。由于本錢不多,奧納西斯就鋌而走險,開始經營起最容易發財的煙草走私買賣,很快就賺了大錢,財產超過了10萬美元,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站穩了腳跟。

積累了一定的資本之后,奧納西斯開始從事正規的貿易活動。他租了一艘船,滿載阿根廷生產的羊毛、皮革和谷物等運往希臘,由他父親在希臘銷售,然后裝滿希臘的煙草回到阿根廷。商船經過幾次來回后,奧納西斯很快就賺到了30萬美元,成為在阿根廷的希臘僑民中引人矚目的人物。

1930年,奧納西斯已成為希臘產品的最大進口商和國家外匯的最大提供人。鑒于他在阿根廷的影響日益擴大,希臘政府任命他為希臘駐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總領事。這樣,奧納西斯作為一名成功商人的同時,又成為一名外交官,有機會接觸政界和其他各界更多的人物,同時也有機會更多地接觸他從小就酷愛的船只。他常常被一艘艘巨大的運輸船所吸引,久久不愿離去。那一年,他只有24歲,但已是一位名符其實的百萬富翁。

"機緣船東"的崛起

1929年,席卷全球的經濟危機無情地摧殘了整個世界,各國之間的貿易陷于癱瘓狀態,而海上貿易損失更為慘重,許多巨輪不僅失去了用武之地,還成為船東的沉重負擔。在這場危機中,剛在企業界嶄露頭角的奧納西斯也面臨著災難。然而,他并沒有在災難面前驚惶失措,相反以超人的遠見和敏銳的洞察力,抓住了這個千載難逢的良機而果斷采取行動。他認為,如果趁現在物價暴跌時買進大批便宜貨,那末到經濟再度繁榮時就可以以幾倍、甚至幾十倍的高價把它們拋出。他決定把自己的全部財產都押在已處于癱瘓狀態的海上運輸業上,他堅信,一旦經濟復蘇,海上運輸必然會成為極其繁榮的行業。

有一天,奧納西斯得悉:加拿大國營鐵路公司要拍賣6艘貨船,塬價200萬美元,現在每艘只賣2萬美元還無人問津。奧納西斯立即果斷出手,以12萬美元悉數買下這6艘貨船。許多人都以為奧納西斯喪失了理智,但他卻毫不動搖,堅信自己的決策是正確的。不久,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了。戰爭需要大量的商船、貨船運送軍需用品和生活用品,于是給那些擁有船只的人們提供了神奇的機會。剎那間,奧納西斯那6艘貨船立即變成了6座收益豐厚的流動金礦,替主人帶來了巨額財富。人們不得不佩服奧納西斯的先見之明,稱他為"機緣船東"。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這位"機緣船東"已經穩穩當當地躋身于在希臘擁有"制海權"的巨頭行列。

1943年,奧納西斯把他的企業總部遷到紐約,期望在他向往的美洲大陸獲得更大的發展。他的夢想果然一步步地實現:他的財富越來越多,他的船隊越來越大。然而,成功也招致了妒忌,有人在背后向他施放了暗箭。1951年1月,奧納西斯突然被警察以"欺騙美國政府和逃稅" 的罪名逮捕。奧納西斯不堪蒙受這樣的誣陷和羞辱,在花費1萬美元被保釋出獄后,他用重金聘請名律師與美國政府打官司。然而,與政府作對當然難以取勝,迫于各方面的壓力,奧納西斯只得同意罰款750萬美元,以避免遭到驅逐;答應今后在美國船廠定制油船,還要在這些船上懸掛美國國旗。

這場官司使奧納西斯對美國人窩了一肚子的火,但他決定以另一種方式來報復,即多賺美國人的錢,在海上當霸主,讓美國的競爭對手聞風喪膽。這時,他已敏銳地看到,二次大戰以后,世界經濟將出現一個歷史性的發展時期,各國經濟將迅速復興和重建。而經濟的大發展必然刺激對石油等能源的需求,石油消耗量的大幅增加又勢必導致油船運費的勐增。為此,奧納西斯立即從他的商船隊中抽出大筆資金用以建造油船,為即將到來的石油爭奪戰作了充分準備。

闖進麥加的"希臘戰神"

1953年夏天,奧納西斯與夫人蒂娜乘著私人豪華游艇來到伊斯蘭教圣地麥加的吉達港口,他帶著進軍石油的宏偉目標闖進了這里。

當時,阿拉伯豐富的石油資源已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而美國的阿美石油公司已經與沙特國王簽訂了合同,由他們壟斷阿拉伯石油的開采。奧納西斯來到麥加的消息立即引起了世界輿論的關注,不少人都想看看奧納西斯如何對付擁有石油壟斷開采權的阿美石油公司。

奧納西斯確實在很大程度上是沖著阿美石油公司去麥加的,因為他一直把受到的屈辱銘記在心,想尋機向美國人討回公道。他同年邁的沙特國王以及王儲阿卜杜拉·阿齊茲分別進行了長談。他發現阿美石油公司簽訂的合同中,雖然寫明了該公司擁有石油的壟斷開采權,并由它用油船將石油運往世界各地銷售,但卻沒有規定沙特阿拉伯不可以用屬于自己的油船來進行石油運輸。奧納西斯正是利用這一點,希望說服沙特國王,用自己向他們提供的油船來運輸石油。然而,年邁的國王正在遲疑未決之時,突然去世,王儲阿卜杜拉·阿齊茲繼承了王位。奧納西斯抓住年輕國王的自主心理和民族自尊心,反復游說,終于在1954年 1月20日與沙特阿拉伯王國簽訂了震撼世界的《吉達協定》。協定規定:(1)成立"沙特阿拉伯油船海運有限公司";(2)該公司將擁有一支總噸位為55萬噸的油船隊,全部掛阿拉伯國旗;(3)該公司將擁有沙特阿拉伯油田開采的石油的運輸壟斷權;(4)該公司股東為沙特阿拉伯國王和奧納西斯;(5)奧納西斯承擔建立一所每年為沙特阿拉伯的商船隊培養50名高級船員的海運學院。

《吉達協定》激怒了美國人,實力雄厚的阿美石油公司立即著手予以反擊。同時,伊拉克石油公司、英國石油公司、伊朗石油公司,以及飛馬、埃索、德士古、殼牌等各大石油公司也聯合起來圍攻奧納西斯。更為嚴重的是,美國的船東們聯合了希臘的其他船東一起圍攻奧納西斯,有個名叫斯皮羅·卡波迪斯的希臘船東還在報紙上刊登一條聳人聽聞的消息,聲稱自己是《吉達協定》的見證人,揭發奧納西斯是用重金收買酋長們和偽造文本的方法來騙取該協定的簽訂。于是,美國方面利用這條消息大做文章,并向年輕的沙特國王施加壓力,揚言若不取消《吉達協定》,美國就要對沙特實行海上封鎖、食品禁運等制裁,還要停止對沙特的一切援助。

面對如此巨大的壓力,奧納西斯連澄清事實的機會都沒有,就在各方攻勢的合擊下敗下陣來。這次出擊,他總共損失了約10億美元,但他卻從此名聲大振,成為世界注目的焦點。"吉達風波"之后,奧納西斯的事業所向披靡,人們已改稱他為"希臘戰神"。他駕著永往直前的戰車,時刻以敏銳的目光觀察著世界,伺機向新的目標發動沖擊。



投資有風險,以上信息供參考。

熱點: 希臘投資移民   希臘移民  
分享:
更多希臘移民信息
移民希臘
移民評估
移民評估 資料索取 官方微信
二維碼
?
大棚好干吗赚钱吗